中心智库 数据检索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乡村振兴与文化活力——人类学参与观察视角下浙江桐乡M村经验分析
2018-10-31 18:30:06 来源:《中华文化论坛 》2018年第4期 作者:张静 【 】 浏览:0次 评论:0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新时代乡村全面发展的总纲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是乡村发展的总要求。乡村振兴需探索更加健康、协调的治理之路。当下, 乡村治理呈现多元化趋势, 即治理主体, 治理手段, 治理资源的多元化。本文以在浙江桐乡M村的田野观察为基础, 集中探讨当下乡村治理中的乡村文化活力与文化治理经验。
    一、M村的“田野”
    位于浙江北桐乡市的M村, 属于半工半农, 半田半厂的乡村形态。所属镇——大麻镇是中国第一家纺名镇, 该镇利用自身优势, 因地制宜, 因人制宜, 重点发展纺织、丝绸工业, 个体、私营经济发达, 直至笔者今年在此田野期间, 也常见“机声轧轧到午夜”的景象。M村如同该镇多数其他村一样, 是该镇的缩影。村户房屋占地面积庞大, 除居住三层或四层楼房外, 房后或两侧则是1-2个厂房, 有雇佣工人的注册企业, 更是单独建厂, 日夜兼作。但值得一提的是, 该村在房间建造设计时, 多数家户主屋后方均留出一块空地, 以种植自用蔬菜、果树, 修建家庭花园或鱼塘等。通过正屋后门直通“后花园”。家里人口较多, 且厂房运作规模较小的农家, 会把花园打理得精致, 多有世外桃源之感。
    M村村委会位于村主干道上, 租赁整栋三层楼作为村委办公。村务人员执行严格的早八 (冬:九) 晚五的日常工作;有特殊公共事务时, 会加班赶工、监督村治安, 加强村厂房安全检查等。村委会广场上, 宣传栏里有很多关于村务、村荣誉的宣传:历届村党组织书记, 村荣誉, 文化遗存, 能人榜, 学子榜, 寿星榜, 道德评判团, M村新貌, 笑脸墙等。宣传栏正对的是一块篮球和村文化礼堂、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另一面墙上, 还张贴着“生育政策”“奖励优惠”等人口和计划生育公开栏。
    M村像一个“小镇”, 也像一个“小企业集群”, 但更是多数江南乡村发展的真实展现。发达的个体经济, 远高于其他地方的家庭收入, 既有忙碌的日常做工, 也有休闲的乡村文化、社会生活。在此, 就M村在发展村文化, 利用村资源进行乡村建设和治理, 振兴新风貌和活力等经验上, 进行择优介绍, 并浅谈当下乡村振兴之路和文化转型。
    二、民俗趣事
    在M村, 也有自己特色的民俗活动, 喜闻乐见的是嫁娶习俗、清明节饮食、春节及其前后的送灶王爷、接财神、元宵节习俗等。如在本地及周边一些地方, 有“摆碗水封桶”的习俗:即迎娶新娘当天, 女方这边的亲戚邻居会在新郎来的路两旁摆满一路的锅碗瓢盆等一些家用盛放器具, 同时在新郎家门口, 也会摆上几个红桶, 名为本家桶, 在新郎来迎娶新娘的时候, 男方必须往每个器具里扔几颗糖 (成双) , 在本家桶里扔几个红包。以表美好寓意。 (1) 清明节吃马兰头, 寓意眼力就像诸葛亮那样好;吃带鱼, 想什么事情就会顺利;吃大蒜:想要做什么事情就能算得着;请菩萨时, 在稻地里放一颗事先准备好的麦苗和一颗蚕豆, 表示年年丰收, 并在门框上插柳条等。 (2) 此外, 在该地区, 还有一种历史悠久的“吃卤水”习俗。 (3)
    “卤水”原意指原本吃不完的一些残羹冷炙, 比如说酒席桌上的大蹄髈, 一般都会有汤汁和油, 在冷掉的时候会结冻, 在方言里叫卤水。酒席后会有吃卤水的习惯, 是还很穷的时候流传下来的, 因为酒席后剩菜不舍得扔掉, 第二天就把它们再热一热请大家吃 (主要是邻居、朋友这些正酒的时候不会请的人, 有时候也包括远房亲戚) , 所以吃卤水也没有必要带礼物什么的。现在, 随着经济收入提高, 以及酒席讲究“场面”和人们爱面子, 不好意思真的请亲朋邻居吃剩饭菜, 但是这个习俗还是有保留下来, 即在酒席的第二天或与正酒同一天, 请亲朋来吃喜酒。当然, 这也一定程度上折射该地区婚宴酒席的夸张浪费和“大排场”风气。
    三、文化礼堂
    农村公共文化建设是社区永葆活力的助推剂, 稳定而富有活力的乡村社会, 是中国现代化顺利转型的基础保障。闫云翔通过东北下岬村的经验, 认为私人生活的变革导致的村庄公共文化的衰落, 是非集体化后, 国家对地方社会干预减少的结果 (4) ;吴理财等人认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个人或家庭提供的私性文化活动较为丰富, 而政府或组织提供的公共文化活动却日益式微。 (5) 文化建设与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 没有经济的强有力支撑, 村民文化发展只能望洋兴叹;只追求经济实力的提升, 则会造成发展畸形。十九大的“乡村振兴战略”目标既要稳步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 又要推进农村美, 农村的全面和谐。
    浙江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28年居全国之首, 2013年达16106元。农民的口袋鼓了, 精神文化需求也日渐高涨。2013年, 浙江省率先提出并开展了农村“文化礼堂”建设, 以“文化礼堂, 精神家园”为定位, 打造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升级版。 (6) 让“文化礼堂”成为文化公共服务职能的服务者和乡村精神文化家园。在浙江多个村, “文化礼堂”成为村集体文化活动和村民参与公共事务的主要场所:传统节日和特色的文化习俗也因“文化礼堂”的各类活动而被更广泛了解;多彩的各类文化活动极大地丰富了村民的休闲娱乐和文化生活。在各类活动中, 既有本村组织的, 也有与邻村互动的, 有村民的个人才艺展示, 也有集体性的文艺活动, 使得村民日常生活更加充实;“文化礼堂”使敬老文化得以在村民生活中充分体现落实, 同时辅助居家养老, 不仅能够给村里老人一个舒适休闲的好去处, 还能鼓励老党员、老干部和村里有声望的老人继续为乡村的德育及文化教育事业尽一份力。在M村文化礼堂, 也存在丰富多彩的乡村风情活动。
    (一) 休闲集聚
    M村文化礼堂, 除展览村务日常工作, 年度、季度先进党员, 年度最美村媳妇、最美志愿者, 及光荣榜信息外, 每天下午四五点钟, 村农闲者, 多数是老年人会聚集在这里, 或几人围坐闲聊, 或四人一桌打牌, 打麻将消遣。文化礼堂前边是篮球场, 周末村里年轻人也会在此打篮球;旁边是居家养老服务中心, 和文化礼堂相结合, 聚集村里老人, 丰富他们的日常活动。
    (二) 文化汇演
    文化礼堂一楼还经常被用作“文艺演出”舞台。例如, 2017年9月26日, 为喜迎十九大, 丰富村民业余生活, 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 打造M村美丽文化新气象, 大麻镇镇党委和镇文化站联合M村在文化礼堂展开“喜迎十九大奋勇当先”文艺演出。 (1) 该镇地处越文化的中心, 在村民之间, 越剧也繁荣至今。镇、村文艺演出中, 越剧是必备节目。在本次文艺汇演中, 有《十八相送》《穆桂英挂帅》《送凤冠》等越剧, 另有歌舞剧《唱支山歌给党听》《五水共治》等。文艺演出以喜闻乐见, 轻松欢乐的方式将村民从日常经济劳作中解压出来, 利用空闲时间, 融入村文化创造和共享中, 同时加强与本村村民间联系、合作, 加强与邻村村民、村委会之间联系, 在文艺比赛中, 增强集体荣誉感, 体验参与感, 是建设乡村文化, 繁荣娱乐生活的有利方式。
    (三) 礼堂音频
    因文化礼堂是村委会日常管理和运作的一部分, 也是及时联系村民, 反映民情的平台。文化礼堂会不定期推出“音频栏目”, 村书记、党员、先进村民, 会在特定时间, 通过广播形式, 向全村读最新政策文件, 村集体事务安排预告, 以及党员学习心得, 最美党员, 先进个人分享等。
    文化礼堂是“实现精神富有, 打造精神家园”的重要载体, 将村民之间口头传承的民俗传统、乡贤名人、治家理村的家训格言、群众性文化活动和农事活动等丰富的文化资源整合在一块, 以及各具特色的主题文化墙, 使农村文化礼堂呈现出百花齐放的良好局面。 (2)
    四、“Mx文史”公众号
    今天的互联网时代, 智能手机的普及, 各种程序发明, 极大影响了我们日常的生活。微信群及朋友圈上的点击互动、分享鼓励成为一种团体性生活的基本模式, 并成为一种日常的需要, 尽管彼此之间并非真实而是虚拟的在场。这是可以涵盖更大范围的社会团结模式的社会网络的构建, 曾经相互分离开来的个人借助新媒体的平台而重新虚拟地在一起, 彼此之间互动交流, 相互分享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认同。这种虚拟空间的群的生活方式将不在同一场域的人们联系在一起的, 分享和体会彼此互联、相互鼓励分享的乐趣。 (3)
    M村借助“公众号”的形式, 及时分享村历史文化, 名人典籍, 时政要闻和日常生活。如2017年11月15日推文, 介绍正在消失的习俗“十月朝 (zhao) ”——十月朝是一个扫墓的日子, 过去许多家族都会在这一天去为先人扫墓, 叫做“十月朝上坟”;2018年2月26日的推文“年味淡如水”:以对比形式说由之前的走亲访友, 主人家炒六七个菜其乐融融到现在过年流行请客, 或请大厨烧一桌子菜, 但缺少春节做客的味道;由过去除夕左邻右舍的小孩子放鞭炮到现在各自窝在家里打“王者荣耀”了;以及压岁钱越来越多, 却不如以前拿着有限的几十元压岁钱有幸福感……。此微信公众号最近几篇推文如下:《大麻唯一保存下来的牌坊遗迹》《年味淡如水》《金子久的诗人徒弟》《语言的故事》《报纸里的“大麻大跃进”》《大麻之最 (二) 》。
    通过微信公众号, 推出相关文化和村务信息, 使村民在工作间歇之余也能及时了解村古今乐事, 既是娱乐的一种形式, 也是连接村民整体的新形式。此外, M村村委的工作小组也有自己的微信群, 例如“Mc村镇联络”“下乡小分队”等村务、党员联系, 和村集体事务发布等。微信群内聊天及回应也能较好等反映村民对当前村务工作的满意程度, 加强村民工作参与, 以及村委会与村民之间的联系等。微信群及公众号虽不能完全取代现实的村务工作平台和沟通渠道, 但不失为当下“微时代”一种有效的辅助形式。
    除实践形式多样, 在日常村文化活动的推进上, M村配合镇妇联工作, 推出“最美媳妇”“最美志愿者”“最美家庭”及“家风家训”评选活动, 扎实推进全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 建立良好道德规范, 构建共有精神家园, 树立和宣传一批事迹感染人、品质引领人、精神激励人的基层先进典型, 努力形成“弘扬最美、学习最美、争当最美”的社会新风尚。
    五、生态博物馆
    文化不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历史遗风和娱乐表演。培育和创新“文化理念”也是当下建设美丽村庄的重要内容。在M村近一年多的实践活动中, 市镇相关部门积极开展“环保酵素”和垃圾分类行动, 既丰富村民业余生活, 又让“绿色文化”深入村民心中, 建设美丽和谐的生态乡村。
    环保酵素是混合了糖和水的厨余 (鲜垃圾) 经发酵后产生的棕色液体, 有柑橘般的刺激气味。环保酵素制作过程简单, 制作材料为厨房垃圾, 节省金钱、用途广泛, 对环保起着很大的作用。大麻镇M村妇联于2017年10月10日下午1点30分, 在村文化礼堂开展“厨余生活制酵素, 绿色文化传村坊”制酵素活动。酵素所用的材料都是厨余垃圾, 做出来的东西, 用处广;妇联主席带着村民收集新鲜的果皮、蔬菜叶等材料, 收集过程中, 尽管大家满头大汗, 可热情依旧。收集完毕后, 妇联主席在文化礼堂, 向村民介绍酵素制做的流程, 大家分工处理材料。最后, 将材料依次放入大圆桶中。该“厨余生活制酵素, 绿色文化传村坊”活动在妇女们的欢声笑语和汗水中持续进行。村民们制作的酵素告诉我们保护环境, 要有恒心, 最后方能“开花结果”, 造福子孙后代。
    垃圾分类理念及行动是建设“生态宜居”乡村的重要一环。目前, 乡村生活垃圾的处理方法还多处于传统的填埋方式, 占用大量土地, 且虫蝇乱飞, 臭气熏天, 严重污染环境。生活垃圾分类处置, 将可回收垃圾回收利用, 有害垃圾无害化处理, 可以减少污染, 节约资源, 变废为宝, 进一步推进美丽庭院建设。
    六、乡村文化治理与文化转型
    (一) 加强乡村文化治理
    文化治理, 是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主要是指以文化的理念 (比如以文化人、凝聚人心、价值认同) 、资源 (比如传承至今的优秀传统文化) 、平台 (比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旨在转型升级调结构的文化产业) 、方式 (比如感化、习得的柔性调控) 、路径 (比如日用而不觉的浸润) 参与、介入社会治理, 以此发挥文化的社会治理功能, 拓展文化自身的发展空间。 (1)
    在M村文化兴村的过程中, 不断表现出村落治理的新生制约或推动力量。上级镇政府对于文化建设的支持成为“微型”文化网络的最大支持者, 在“文化礼堂”的建设中, 镇政府除给予政策上、批准程序上支持, 还引导开发商投资, 使得该计划较快投入实践。文化礼堂成为村民聚集的公共领域, 村内外的人在此聚集, 进行情感交流, 逐渐形成一种“精神共同体”, 这一共同体也是一种新的“社会文化网络”, 它更多的是村际之间文化交流与社会资本建构的功能。现任村支书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 规划新农村建设。建设美丽庭院, 整治河道, 处理堆积垃圾, 使得整个村落处在一片生态良好, 欣欣向荣的环境中, 村民的心情、精神状态均得到改善。
    村里各类活动可以增强村民之间的感情和相互信任, 巩固乡村社群的社会关联和共同认同感;传统节日和特色的文化习俗也因“文化礼堂”的各类活动而被更广泛了解, 有利于优秀民间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文化礼堂”成为村民议事集会交流意见的公共场所, 是民主参与公共事务的有效公共平台。农村“文化礼堂”实际是一种对乡村公共空间的整合建构, 在其中我们可以看到集乡学、宗祠、文艺舞台、社交场所、议事大厅等于一身的功能整合思路。它强调因地制宜, 充分发挥本地乡土特色。 (2) 无论是和谐健康的社会, 还是农村发展, 最终的落脚点是“人全面发展”。M村在不断探索村庄治理与发展新机制的同时, 也不断培育促进人发展的新资源、新环境和多元化的治理网络系统。使文化与社会资本的力量在乡村振兴战略中不断彰显。
    (二) 推动乡村文化转型
    文化自觉意识下的文化转型, 也是当下乡村振兴, 精神建设, 乡风文明的重要一环。以新媒体时代和网络空间的文化重组为背景, 赵旭东从发展的宏观性讨论中国的文化转型:由人对自然的无所畏惧到敬畏, 文化为人的需要服务;人通过不同多样的感知方式去认识这个世界, 尊重人、自然和物质世界的多样性和统一性。 (3) 落脚到乡村社会的发展, 广大的村民主体对于文化的认识、理解和运用, 也应在新时代有更丰富的形式和内容。从被动的文化接受, 无知理解到主动创新, 多媒体感知和文化表达。
    传承优秀的民间习俗, 在纷繁夺目的新媒体、新潮流中, 发挥民间习俗的精神和亲属连接作用;村文化礼堂的组织活动与长期发展和村民日常生活紧密联系, 成为其日常娱乐, 参与公共事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生态文化理念的培育和生态村建设的可持续推进, 成为乡村振兴的关键内容。此外, 为更好的培育村民文化自觉意识, 应进一步加强村图书阅览室建设, 让阅览室不再形同虚设。加大图书阅览室使用和宣传力度, 鼓励与城市地区进行教育和图书来源方面的合作, 建立社会图书资源互通、共享, 注重长效机制。解决文化礼堂活动组织较为松散, 活力不足的问题。在不影响村民日常正常生产生活的前提下, 可以形成相对固定日程的活动;加强城乡互动机制, 促进文化教育资源的互通等。

注释
1 作者桐乡市图书馆档案整理, 统计资料——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7/6/12。
2 范红杰、郁震宏主编:《重订大麻志》草稿, 2008年;嘉兴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编:《嘉兴民俗》, 浙江摄影出版社, 2014年。
3 张静:《浙江桐乡“并家婚姻”策略的人类学解读》, 《广西民族研究》2017年第1期。
4 阎云翔:《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个中国村庄里的爱情、家庭与亲密关系1949—1999》, 龚小夏译,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06年。
5 吴理财, 夏国锋:《农民的文化生活:兴衰与重建——以安徽省为例》, 《中国农村观察》2007年第2期。
6 许日升, 秦耕:《临安“文化礼堂”与农村文化生活重建》, 《杭州》 (我们) 2016年第4期。
7 参见公众号“家纺大麻特色小镇”, 2017年9月26日推文。
8 谢会昌:《乡村文化礼堂内涵建设研究》, 《甘肃科技》2016年第6期。
9 赵旭东:《微信民族志时代即将来临——人类学家对于文化转型的觉悟》, 《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5期。
10 陈野:《文化治理功能的浙江样本浅析——以农村文化礼堂为例》, 《观察与思考》2017年第4期。
11 许日升, 秦耕:《临安“文化礼堂”与农村文化生活重建》, 《杭州》 (我们) 2016年第4期。
12 赵旭东:《从社会转型到文化转型——当代中国社会的特征及其转化》, 《中山大学学报》 (哲社版) 2013年第3期。
0
乡村振兴; 文化礼堂; 生态博物馆; 文化治理; 文化转型 责任编辑:liqu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论文化礼堂与农村社区治理功能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