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智库 数据检索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因素及提升策略
2019-01-03 10:32:15 来源:《中国农村经济》2018年第7期 作者:王克、何小伟 【 】 浏览:1次 评论:0

一、引言

        自2007年中央财政提供保费补贴算起, 中国农业保险已走过了十余年的历程。其间, 中国农业保险快速发展, 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2015年, 中国农业保险提供的风险保障额度为当年农业总产值的18.6%, 种植业保险的承保面积占全国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56.4%, 这一水平在世界范围来看处于中上等, 远超其它发展中国家 (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研究课题组, 2017) 。但与这一成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一直较低, 农业保险保额仅相当于农业亩产值的22%左右 (周县华等, 2012) 。根据2007年财政部印发《中央财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试点管理办法》的规定, 农业保险保额原则上应覆盖农业生产投入的物化成本。但是, 随着农业生产成本的上涨, 近年来农业保险保额实际上已低于农业生产投入的物化成本, 全国平均低35%左右 (赵长保、李伟毅, 2014) 。正因如此, 有学者认为, 农户对农业保险的真实需求并不高 (叶明华等, 2014) , 农业保险“不解渴、不顶用” (黄延信、李伟毅, 2013) 。当前, 中国正处于完善农业支持保护政策、深化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的关键时期, 党中央、国务院对农业保险这一市场化风险管理工具作用的期许加大。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将农业保险作为新时期支持农业发展的重要手段。随后多个政策文件均提出要不断提高农业保险的风险保障水平。在此背景下, 研究如何提升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显然具有极为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当前, 各界普遍认为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低 (周县华等, 2012;赵长保、李伟毅, 2014;黄延信、李伟毅, 2013) , 应尽快提升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有学者主张通过提高单位面积保额来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黄延信、李伟毅, 2013;吴焰, 2015) , 也有学者建议通过扩展保险责任、开发收入保险产品来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王保玲等, 2017;龙文军等, 2017) 。但是, 提高保额一定能够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吗?收入保险的保障水平一定比成本保险高吗?提高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还有没有其它可行方式?学界对此的研究还不够深入, 尤其是缺乏建立在经济学理论基础之上的严谨的分析论证。有鉴于此, 本文拟从辨析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概念入手, 利用合约设计理论和蒙特卡罗模拟技术, 从理论和实证两个方面对如何提升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进行分析论证。

二、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概念界定

       虽然学界和业界都认为有必要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但是, 对于如何界定和量化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还存在争议, 同时也存在一些概念上的混淆, 因此, 在进行正式分析之前, 有必要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概念及其与不同保险产品 (如成本保险、价格保险、收入保险 (1) ) 之间的关系进行界定和辨析。Goodwin and Mahul (2004) 认为, 农作物保险的保障水平就是保额, 即被保险人可能获得的最大保险赔付。一些学者对这一观点进行了拓展, 认为保障水平实际上是多风险作物保险 (MPCI) 的保障产量水平 (2) , 主要由农户参保时选择的保障比例决定 (于洋、王尔大, 2011;余洋, 2013) 。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研究课题组 (2017) 认为, 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是分层面的, 在宏观层面体现为农业保险为该国 (地区) 农业产业发展提供了多大程度的风险保障, 可以用农业保险总保额与农业总产值的比值来衡量;在微观层面又可以分为保障广度和保障深度两个方面, 前者体现为农业保险为多少农作物或畜产品提供了风险保障, 可以用农业保险承保面积 (或承保头数) 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 (或牲畜总养殖头数) 的比例来衡量, 后者体现为农业保险在单位农业产值中提供了多大程度的风险保障, 可以用保险标的的单位保额与单位产值的比值来衡量。

        可以看出, 上述研究都将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界定为保额或保额与保险标的产值的比值。这种概念界定的优点是方便直观, 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其不足是过于强调保额, 忽略了其它保险因素 (如保险费、保险责任和免赔规定等) 的影响。举例来说, 假定有保险合约A和保险合约B, 其保额相同 (均为800元/亩) , 但合约A的相对免赔率为10%, 而合约B的相对免赔率为20%, 显然合约A对被保险人提供的风险保障要大于合约B。但是, 如果仅按照保额来衡量, 则合约A与合约B的保障水平是相同的。可见, 已有研究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概念界定和衡量指标反映的是农业保险的名义保障水平, 而非被保险人 (通常是农户) 从农业保险中获得的实际保障水平。由于农业保险具有很强的公共政策属性, 政府和农户最为关心的恰恰是农业保险的实际保障水平。因此, 本文认为, 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不是农业保险能为农户提供的名义风险保障程度, 而是它为农户提供的实际风险保障程度。鉴于农业保险对农户的实际赔付或实际风险保障存在年际波动, 不易直接衡量, 对其进行简单平均化处理又会忽略农户大多为风险厌恶者这一事实, 本文采用福利经济学中的福利效用概念, 利用农户购买保险后福利效用的变动程度来衡量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1) 

       需要指出的是, 现阶段中国主流的农业保险产品是成本保险, 其保额较低且主要承保生产风险, 市场风险并不在其保障范围之内。但是, 随着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不断深入, 玉米、棉花等农产品的市场风险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 众多专家学者将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低下的原因归咎于偏低的保额以及相对有限的保障责任。除了呼吁提高农业保险保额外, 专家学者们也对农业保险产品创新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2) , 有学者呼吁大力发展收入保险并将之打造为新时期中国农业保险的主打产品 (龙文军等, 2017;庹国柱、朱俊生, 2016) , 也有学者呼吁通过创新农业保险产品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研究课题组, 2017;王保玲等, 2017) 。收入保险的确代表着世界农业保险的发展趋势, 从长期来看, 也应该成为中国农业保险的主流保险产品。但是, 受目前保险公司服务能力及各级政府财政补贴能力的限制, 中国在短期内尚不具备在全国大面积推广收入保险的条件, 因此, 在创新保险产品的同时也不应忽视对成本保险的升级。此外, 当前学界和业界在论证通过收入保险创新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时存在一些逻辑上的缺陷, 认为“保收入”的收入保险的保障水平一定比“保成本”的成本保险高。这种逻辑缺陷产生的主要原因是对概念的混淆。本文认为, 创新农业保险产品可能会但不必然导致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提升。成本保险、价格保险和收入保险分别承保农户在生产经营中面临的生产风险、市场风险和收入风险, 三者的区别主要在于农业保险的承保责任, 而非保障水平。成本保险的保障水平不一定低, 收入保险的保障水平不一定高 (张峭, 2017) 。举例来说, 如果成本保险的保额等于农作物亩产值的80%, 而收入保险的保额等于农作物正常产量的50%乘以商品出售价格的55%, 则收入保险的名义保障水平仅为27.5%, 低于成本保险的保障水平。因此, 不考虑农业保险的具体合约设计, 简单地认为收入保险的保障水平一定会高于成本保险的保障水平, 这显然是值得商榷的。

三、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因素

      由于成本保险是目前中国主流的农业保险产品, 因此, 本节的分析以成本保险为例。按照中国农产品成本保险的现行条款, 农户可能得到的单位面积保险赔付额 (Ind) 为:

 

       (1) 式中, IV为农业保险单位面积保额, d为绝对免赔率 (1) 和y分别为农作物保障产量和实际产量, x为农作物实际损失率, f为相对免赔率, f (p) 为根据自然灾害发生时间对保额进行调整的函数 (2) , 即分阶段赔付系数 (其取值如表1所示) 。为指示函数, 其取值为:

 

表1 中国农业保险单位面积保额 (以北京市玉米种植保险为例)     下载原表

表1 中国农业保险单位面积保额 (以北京市玉米种植保险为例)

       按照保险精算原理, 实现精算平衡的保费应该等于农业保险赔付额的期望值。令, 则按照均值保费厘定原则, 投保人购买农业保险需缴纳的保费 (Prem) 为:

 

      (3) 式中, a为农业保险经营管理费附加, E (×) 为期望算子。假定农户初始收入为0W, 农作物实际产量为y, 农作物出售单价为P, 则购买农业保险前其收入为, 购买农业保险后其收入为。假定农户效用可以用均值方差效用函数U来表示, 则参保前后该农户的效用变动值 (即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为:

 

      (4) 式中, 为农户风险厌恶系数。可以看出, 除了农业生产风险、农户风险厌恶系数 () 以及农业保险经营管理费附加 (a) 外, 农业保险合约中的保额 (IV) 、绝对免赔率 (d) 、相对免赔率 (f) 、分阶段赔付系数f (p) 等因素也直接影响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如果假定农业保险经营管理费附加恒定, 扣除生产风险、农户风险态度等不可控因素, 上述保险合约因素就是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产生影响的全部因素, 且这些因素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并不是独立的, 而是相互促进或相互抵消的。综上, 本文认为, 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应该从优化农业保险合约设计的角度来思考, 提高保额只是其中一种手段。

四、合约设计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对 (4) 式中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各影响因素直接求导涉及农作物生产风险分布假设等问题, 求解析解十分复杂, 因此, 本文采用蒙特卡罗数值模拟技术对农业保险合约设计的影响进行模拟分析, 以便更加直观地观察各因素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影响的大小。其基本步骤是: (1) 选择一种典型农作物保险, 根据该农作物历年产量情况拟定其生产风险分布, 并给定农户风险厌恶程度的参考值, 作为基准场景; (2) 根据现有保险条款计算农业保险对农户的风险保障程度, 作为对照的基准; (3) 保持其它设定和因素不变, 依次改变农业保险合约中的保额、相对免赔率和分阶段赔付系数, 对新农业保险合约的保障水平进行测算, 并与基准场景进行比较; (4) 随机模拟10000次, 重复上述步骤 (2) 和 (3) , 得到最终的结果; (5) 修改场景设定的参数值, 重复步骤 (2) (3) (4) , 以检验结果的稳健性。

(一) 场景设定

        玉米是中国三大主粮作物之一, 是全国各地都有种植的典型农作物, 黄淮海地区是中国主要的夏玉米生产区, 故本节以黄淮海地区玉米种植保险为例进行分析。在黄淮海地区, 一个典型的玉米种植保险合约为:亩保额400元, 保险费率5%, 相对免赔率20%, 分阶段赔付系数如表1所示。假定该保险合约中亩保障产量为前三年亩产平均值, 根据该地区河北省1949~2015年玉米单产历年数据, 拟合出河北省玉米单产可能服从Weibull (405.64, 5.62) 分布, 该省2013~2015年玉米单产平均值约为360公斤/亩。根据前人的研究, 假定农户效用函数为幂效用函数, 常相对风险厌恶系数 (CRRA) 取值为2 (王克等, 2014) 。该地区玉米生长中的最大风险是干旱 (杨平等, 2015) , 干旱最容易发生的时期为玉米拔节期—乳熟期, 在出苗期—拔节期、拔节期—灌浆期、灌浆期—成熟期发生的概率大约分别为10%、80%、10% (贾慧聪等, 2011) 。

(二) 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的影响效果

1. 保额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效果。

        图1展示了保额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可以看出:在保险合约中的其它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 提高农业保险保额反而会降低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这一结果看似不合常理, 却有其逻辑必然性。从 (1) 式可以看出, 基于中国现有农业保险合约条款, 农户获得赔付的概率完全取决于d (绝对免赔率) 和f (相对免赔率) , 其与保额是相互独立的, 图1所示的结果也验证了这一论断。在实施精算费率的情况下, 不同保额所对应的农业保险费率完全相同, 这也说明现有农业保险合约设计下农户获得保险赔付的概率与保额无关。换言之, 在现有农业保险合约设计下, 提高农业保险保额并不会改变农户获得保险赔付的概率, 而只会在农户能够获得保险赔付时增加赔偿的额度, 但是, 由于农户缴纳的保费一定会相应增加, 因此, 对于风险厌恶型农户来说, 提升农业保险保额有可能会降低其福利效用 (1) 

图1 保额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图1 保额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下载原图

举例来说, 假定农户追求效用最大化, 其初始收入为0, 仅种植一种农作物, 其正常收获后可收入600元, 该农作物收获时仅面临两种情况, 即不发生损失的概率为50%, 农作物减产10%的概率为50%。假定农业保险合约无任何免赔规定, 则在亩保额分别为400元和500元的两个保险合约之间, 农户会选择前者 (如表2所示) 。

表2 不同保额下农户的福利效用:一个简化的例子     下载原表

表2 不同保额下农户的福利效用:一个简化的例子

注:该例子中的效用函数为均值方差效用函数, 农户风险厌恶系数为1。

2. 相对免赔率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相对免赔率也是影响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因素之一, 降低相对免赔率的影响效果如图2所示。可以看出, 和理论预期一致, 在其它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 降低相对免赔率会明显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将相对免赔率从20%降为10%会使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提升近7个单位。但与保额不同的是, 相对免赔率的变化也会影响农户获得保险赔付的概率及农业保险的费率水平, 因此, 本文也对实施精算费率情况下相对免赔率变动的效果进行了模拟。可以看出, 如果实施精算费率, 则相对免赔率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大为减弱。

图2 相对免赔率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图2 相对免赔率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下载原图

3. 分阶段赔付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采用分阶段赔付的办法, 依据农作物受损时所处的生长阶段对农业保险保额进行调整, 是中国农业保险合约中非常特殊的一个规定。根据前文理论分析, 分阶段赔付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也会产生影响。分阶段赔付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影响的数值模拟结果如图3所示 (1) 。可以看出, 在其它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 提高农业保险分阶段赔付系数会明显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取消分阶段赔付会使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提升近9个单位。当然, 如果保险公司能够获得充分的信息来厘定精算费率, 理论上讲, 分阶段赔付系数的变化也会对农业保险费率产生影响, 从而影响农业保险的保障水平。图3也对精算费率情景下分阶段赔付的影响进行了展示。可以看出, 如果保险公司在定价时就掌握了灾害发生的规律及其对农作物生长的影响程度等信息, 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在有无分阶段赔付的情况下差异并不大。但是, 在现实操作中, 保险公司很难获得这些信息。在笔者对保险公司的调研中, 许多公司也表示实际操作中很难严格按照分阶段赔付条款的规定进行赔付。

图3 分阶段赔付系数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图3 分阶段赔付系数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下载原图

(三) 稳健性检验

       在本文的场景设定中, 农作物单产概率分布和农作物生产风险大小是可能对模拟结果产生影响的两个指标。在对河北省玉米单产概率分布进行拟合时, 本文发现, 除了Weibull分布外, 河北省玉米单产序列还可能服从Burr (389.8, 10.32, 5.14) 分布, 因此, 本节假设河北省玉米单产序列服从Burr分布, 据此再进行数值模拟, 以检验单产概率分布函数的选择对模拟结果的影响。此外, 在前文的分析中笔者提出, 农户获得农业保险赔付的概率较小可能是造成农业保险保额提升而保障水平反而下降的重要原因。根据前文给定的河北省玉米单产概率分布模型, 可以计算出玉米种植保险的保障产量为360公斤/亩时, 农户有40%的概率获得农业保险赔付。本节通过调整保障产量这个参数来假定两种风险场景, 即高风险环境 (保障产量为390公斤/亩, 农户获得赔付的概率为55%) 和低风险环境 (保障产量为330公斤/亩, 农户获得赔付的概率为27%) , 以此检验风险环境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对比图4和图1~图3可以看出, 相对于农作物单产服从Weibull分布的假设, 在农作物单产服从Burr分布的情况下, 农业保险合约中保额、相对免赔率和分阶段赔付系数的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在数值上要更大一些, 但两者的趋势相同。由此可以判断, 农作物单产概率分布函数的选择对最终结论不造成影响。

图4 Burr分布假定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图4 Burr分布假定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   下载原图

       图5和图6分别是低风险环境和高风险环境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影响的模拟结果。可以看出, 同理论预期一致, 在低风险环境下, 农户获得保险赔付的概率不高, 却被收取了过高的保费, 所以, 提高保额反而会降低农业保险的效果;反之, 在高风险环境下, 农户获得保险赔付的概率较高, 缴纳的保费却不足, 此时提高保额会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图5 低风险环境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保障水平的影响

图5 低风险环境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保障水平的影响   下载原图

图6 高风险环境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保障水平的影响

图6 高风险环境下农业保险合约条款变化对保障水平的影响   下载原图

五、结论和讨论

        本文研究了如何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首先界定了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概念, 辨析了保险产品类型与保障水平之间的关系, 然后从保险合约设计的视角出发分析了影响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因素, 最后利用蒙特卡罗数值模拟技术对农业保险合约变化的效果进行了模拟。本文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 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不能只关注提高农业保险保额或扩充保险责任, 而应该从农业保险合约设计的角度出发进行整体考量。有学者认为, 保额低、仅承保生产风险是造成中国现阶段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较低的主要原因, 因而应将农业保险从“保成本”的成本保险升级到“保收入”的收入保险, 以此来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而本文研究发现, 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的区别在于承保责任, 而非保障水平, 农业保险的保障水平取决于保险产品的合约设计, 收入保险的保障水平不一定高, 成本保险的保障水平不一定低。

       其次, 保额只是影响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因素之一。当前, 通过提高农业保险保额来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政府部门、学界和业界的共识。而本文研究发现, 依据中国现有农业保险合约, 保额和农户是否能够获得农业保险赔付是相互独立的两个变量, 提高保额能否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与农户所在地区的初始风险环境有关。如果农户所在地区为高风险环境, 农户获赔概率高, 则提高保额会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反之, 如果农户所在地区为中低风险环境, 农户获赔概率不高, 则提高保额反而会降低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第三, 相对免赔率和分阶段赔付是影响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重要因素, 且相对于保额, 这两个因素不仅影响农业保险赔付额度, 而且影响农户获赔的概率, 因而对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影响更为明显。对比图1~图5中的结果可以得出, 要将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提升5个单位, 需要相对免赔率降低35%, 或分阶段赔付系数提高20%, 但实现同等目标需要将保额提高至少55%。

        第四, 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应从完善农业保险合约设计入手, 取消或调整分阶段赔付规定是现阶段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有效手段。排除不可控因素之后, 农业保险合约中的保额、相对免赔率和分阶段赔付系数就是影响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的全部因素, 而这些因素是相互关联的。例如, 若农户获赔概率高, 则提高保额会提升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而农户获赔概率的高低除了受生产风险大小的影响之外, 还取决于免赔规定。分阶段赔付规定可操作性不强, 在实践中难以严格执行, 而且不能激励农户在农作物早期受灾后积极补种, 有悖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目标, 因此应取消该规定, 或参照美国农业保险中的“补种安排 (re-planting) ”条款 (1) 对其进行调整。

        需要说明的是, 保险产品创新是目前中国农业保险界的一个热门话题, 专家学者们希望通过开发收入保险产品大幅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实现中国农业保险产品的升级换代。然而, 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收入保险产品的做法也受到保险公司现有服务能力及各级政府财政补贴能力的制约, 在短期内恐怕无法实现。因此, 在创新农业保险产品的同时, 也不能忽略对现有主流成本保险的升级。本文从合约设计的角度对如何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进行了研究, 明确提出并论证了农业保险合约设计在影响农业保险保障水平方面的重要作用, 但是, 这些结论是基于河北省玉米种植保险情况得出的, 是否具有普遍性还需进一步论证。

0
责任编辑:liqu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发展性社会工作视角下的农村反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