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智库 数据检索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从农民入手推动乡村治理现代化
2018-12-05 09:25:42 来源: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2月5日总第1589期 作者:本报记者 明海英 【 】 浏览:0次 评论:0

乡村社会建设,必须营造农民社会生活共同体意识,使“原子化”的个体农民重新联结起来,培育乡村社会自我治理能力,最终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焕发出发展的活力。在12月1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县域治理高层论坛”上,上述观点引起与会者共鸣。

把个体农民重新联结起来

“个体化成为当今中国乡村变革的一项最深刻的内容。”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吴理财表示,越来越多的个人从家庭、家族、村落、集体等结构中脱离出来,由集体的“社员”变成高度离散的自由“村民”。乡村社会建设的关键,是把“原子化”的个体农民重新联结起来,让他们重新嵌入社会。

在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贺东航看来,“村医村教进村级两委班子”是针对村治困境的一种全新尝试。随着农业税的取消,国家政策直接针对农民,村干部过去所承担的村庄“当家人”这一角色不复存在。村医村教进入到村级班子后,村庄治理的自我组织能力、自我服务能力、自我保护能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再动员。这一制度设计促进了国家与农民形成良性互动。

“乡村的振兴和发展并不是将乡村孤立起来,而是要发挥乡村功能,实现乡村和城市的融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晓毅说,乡村振兴不仅需要外出的农民返乡创业,也应开辟渠道,促进城市人口下乡。要使乡村成为人们生活的空间,首先就要有各种职业、各种年龄和各种专业的人口,在乡村生活和工作。

营造社会生活共同体意识

“乡村社会建设,必须关注农村社区建设,营造农民社会生活共同体意识。”吴理财认为,乡村振兴中的“乡村”是一个社会概念。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必须始终注重社会这个主体,凸显社会建设主题。在大力进行乡村社会建设的同时,必须给乡村社会赋权增能,要恢复和提升乡村公共物品的合作供给和自我生产能力,培育乡村社会自我治理能力,最终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

王晓毅提出,完善农村的治理结构,需要从农村公共事务治理入手,重塑国家、社区和个人在农村社会中的角色。公共事务治理是村庄社会存在的基础,不仅涉及公共资源、公共物品和公共空间,更要强调农村社会生活的公共性。

“当前,广大农民群众对公共服务的需求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不同阶层、不同年龄农民的需求也趋于多元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嵘表示,国家应继续推进乡村治理体制改革,增强乡村基层政权和村治组织回应农民群众现实需要的意愿和能力,以满足农民群众日益多样化的公共服务需求。同时,应加快发展农民合作组织,通过广大农民群众之间的交往与合作,进行公共服务的再生产,弥补乡村基层组织在公共服务供给方面的缺位。

在贺东航看来,村庄社会的中间组织发挥着聚合和润滑作用,能够促成村庄成员通过协商来搁置争议、达成共识。这样一来,农村社会被有序地组织在各种差异化的社会组织之中。农民会在这种中间组织中实现个体利益与公共利益的高度统一。

建立新型治理关系

“应该重视建立政府与乡村社会的新型关系,激活农民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主任赵树凯认为,需要用新的治理范式来理顺农村内外诸多方面的关系,即“多中心治理”。这是一个上下互动的管理过程,主要通过合作、协商来建立伙伴关系,管理公共事务。在这个过程中,多种类型、不同层面的社会力量在协同合作基础上实现共治,让乡村内部的自主性力量在公共服务供给、社会秩序维系、冲突矛盾化解等多种领域充分发挥作用。

“政府与社会、市场怎样构建乡村多元主体共同治理的格局,推动乡村治理的现代转型,提升乡村治理能力,这既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庆智表示,乡村社会治理需要建立在历史文化资源基础上,建立在个人权利和社会权利上,同时要让社会力量得到充分的发展,从而在乡村社会形成一种现代公共空间和公共生活方式。

“从一种支配性和依附性关系转变为一种民主共治的协商关系,这大概就是乡村社会治理转型的现代含义。”周庆智提出,基层政府有责任推动多元化治理的建构和发展,这就需要基层政府做好三项工作。第一,转变职能并约束行政权力,调适自身与市场、社会的关系。第二,推动基层民众政治参与,开辟自下而上的参与渠道。第三,发挥体制内社会组织的自主性,同时推进体制外的社会组织实现法治化、制度化。



从农民入手推动乡村治理现代化

0
责任编辑:dfzl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面对社会重组的乡村治理现代化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