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智库 数据检索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互联网+”背景下的社区云服务的核心与趋势
2018-10-21 21:58:27 来源:《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第8卷第6期 作者:聂磊 【 】 浏览:0次 评论:0

    要:社区云服务是植根于信息时代云计算环境下的一种以社区互联网应用为基础的多样化与个性化服务模式。社区云服务是在互联网与社区治理深度融合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其核心在于社区大数据及其开发和利用, 基于算法的治理将是社区云服务未来的重要趋势。

 

关键词:社区治理; 云服务; 大数据;

The Community Cloud Service Under the Situation of “Internet Plus:Connotation, Core and Trend

Nie Le

 

AbstractThe community cloud service is kind of multiple and personalized service mode based on cloud computing environment and internet application in community.The community cloud service has been developed under the situation of deep integration of internet and community governance.The core is to open and utilize the community big data.The algorithm-based governance will be the trend of the community cloud service.

 

KeywordCommunity Governance; Cloud Service; Big Data;

一、社区云服务的概念辨析

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明确提出, 实施“互联网+社区”行动计划, 加快互联网与社区治理和服务体系的深度融合, 按照分级分类推进新型智慧城市建设要求, 务实推进智慧社区信息系统建设, 积极开发智慧社区移动客户端, 实现服务项目、资源和信息的多平台交互和多终端同步。智慧社区是社区管理和服务的新理念, 指充分利用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 为社区居民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和智能的公共信息服务, 其应用与居民日常的生活联系日益紧密。从本质上讲, 智慧社区是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新的服务形态和服务模式。因此, 基于云计算的服务即云服务是智慧社区的根基和保障。

2006年, 谷歌工程师克里斯托夫·比希利亚首次提出“云计算”的概念。根据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的定义, 云计算是一种利用互联网实现随时随地、按需便捷地访问共享资源池 (计算设施、存储设备、应用程序等) 的计算模式。云计算本质上不是一种具体技术, 而是一种创新的服务模式。通过云计算, 用户可以根据其业务负载快速申请或释放资源, 并以按需支付的方式对所使用的资源付费, 在提高服务质量的同时降低运行维护成本。云计算的部署模式可分为公有云、私有云、社区云和混合云四类。私有云由单一组织独占使用, 公共云向公众开放使用, 社区云介于公有云和私有云之间, 其特点在于区域性和行业性、资源高效共享以及成员的高度参与。混合云模式是其它部署模式的综合, 由两种或更多云组成。在这里, 社区云之所谓社区, 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社区。后者是城市居民生活、交流的空间, 也是开展服务、管理与政治生活的基层组织。《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明确指出, 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 社区治理事关党和国家大政方针贯彻落实, 事关居民群众切身利益, 事关城乡基层和谐稳定。社区的云服务正是围绕社区治理和服务而展开的, 尤其是围绕智慧社区的建设。我国现阶段的智慧社区建设过程中存在多种运营主体、多种技术方案和各种利益的协同问题, 导致各类智慧社区系统集成性、共享性较差。同时, 智慧社区涉及居民、物管、居委会、政府及公共服务部门等多方主体, 需要实现多种数据、多个平台、多种系统的互联互通。因此, 智慧社区系统具有明显的公共物品属性, 迫切需要一个公共信息基础平台, 以提供数据互联、平台构建、服务驱动与运营监控等核心作用。而云服务能为智慧社区搭建统一的服务平台, 并让社区数据在各应用中充分共享, 最大程度地避免信息孤岛的出现。

综上, 社区云是云计算的一种部署模式, 而本文所称社区云服务则是针对社区治理的基于云计算的服务。具体来讲, 社区云服务是植根于信息时代云计算环境下的一种以社区互联网应用为基础的多样化与个性化服务模式, 它具有资源利用共享性、应用范围广泛性以及信息传输便捷性等显著特点。 (1) 可见, “社区云”和“社区云服务”是两个指向不同的概念。然而, 在已有的研究和学术话语中, 一定程度地存在着两者混淆的现象。从严格意义上讲, 智慧社区的建设必须依托社区的云服务, 会涉及公有云、社区云、私有云等云资源, 而非指云部署模式下的社区云。

二、社区云服务的背景:互联网与社区治理的深度融合

《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将“互联网+”定义为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 推动技术进步、效率提升和组织变革, 提升实体经济创新力和生产力, 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互联网+”是依托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 实现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联合, 以优化生产要素、更新业务体系、重构商业模式, 进而实现产业转型与升级。同时, “互联网+”也代表着经济和社会创新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作为现代信息技术的集大成者, 互联网不仅仅是一种工具, 它也颠覆了传统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关系中形成与连接的具体方式。对于前者, “互联网+”的目的在于充分发挥信息技术的优势, 实现社会财富的增加;对于后者, “互联网+”则意味着要构建一个以创新为基石的治理体系, 并实现基于“互联网+”的治理能力现代化。 (2) “互联网+”战略已经不仅仅在于其工具属性, 更多的是强调其在生产和生活中所发挥的推动力, 以及其对重塑创新体系、激发创新活力、培育新兴业态和创新公共服务模式的重要意义。

在“互联网+”的理念中, 信息资源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社会资源。社会治理的过程, 其实也是信息资源采集、更新、整合、应用的过程, 是信息资源产生价值的过程。社区信息化正在一种新的话语体系中获得广泛的关注, 智慧社区正是对社区信息化的继承与发展, 也是对未来的一种期望, 让“智慧”融入社区治理, 让社区治理体现出“智慧”, 这正是“互联网+”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终极目标。互联网与基层社会治理的融合并不是凭空出现的理念, 具有一定的历史脉络和演进过程, 社区信息化及智慧社区就是这一概念在基层治理的实现。智慧社区建设中所采用的各类新技术如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 是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出现的新生事物。现阶段, 城市社区利用“互联网+”开展城市数字化社区、智慧社区建设方兴未艾, 互联网与城市社区发展的融合呈现出广阔空间和无限潜力。从理论研究来看, 现有学者已经初步对互联网融合城市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的作用, “互联网+”对金融行业发展、城市社区文化建设的影响等方面做了相关研究。从实践上来看, 在“互联网+”融入整合社会泛资源背景下, 城市社区公共服务供给的便捷、高效、低成本、个性化要求日益凸显, 传统的公共服务供给方式已无法有效满足社区居民差异化、便捷化和高效化的需求, 亟需通过“互联网+”的新型信息技术手段和平台融入社区公共服务的供给范畴, 实现城市社区公共服务精准化供给要求。因此, 在互联网与社区治理不断深入融合的背景下, 如何把握“互联网+”及其对社区公共服务精准化供给的内在规律和要求, 是社区公共服务理论在“互联网+”新型场域从广度与深度两方面的拓展。 (3) “互联网+”是克服传统治理中观念和手段的局限推动基层治理现代化的重要途径。依托互联网技术, 搭建社区多元沟通的互联网通道, 形成党领导下的、以政府为主导的合作共治的局面, 实现线上线下融合, 政府社会配合, 街道居民结合, 才能真正提升社区治理现代化和科学化的水平。社区云服务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 在技术与制度的双重驱动下得以发展的。

三、社区云服务的核心:社区大数据及其开发利用

云计算作为计算资源的底层, 支撑着上层的大数据处理, 而大数据的发展趋势是实时交互式的查询效率和分析能力。离开云技术, 大数据没有根基和落地可能, 大数据实施落地靠的是云技术。社区大数据可分为基础数据、政务管理、公共服务三类, 其中基础数据包括人口数据、房屋数据、社会组织等, 政务管理数据包括事件数据、环境监测、审批流程、舆情数据等, 公共服务数据包括政策数据、证件数据、活动数据、消费数据、医疗数据、健康数据等。智慧社区的应用过程实际就是社区云服务的过程, 也就是数据采集、分析、存储和利用的过程。

就社区数据的来源而言, 私人数据通过私人应用、网站、设备或服务而产生, 这些数据产生于用户并被一个或多个机构拥有。公共数据除政府外也可产生自个体或机构用户, 商业机构也可以提供公共数据产品以支持他们的专属资源或服务, 这一类型的信息包括来自公共Wi-Fi热点、博物馆或其它景点、政府控制的交通、电力、煤气、水信息、所得税和企业税报表等数据。在美国, 根据《信息自由法案》, 政府收集的数据属于公共物品, 而在其他绝大多数国家, 政府对有关公众和组织的数据拥有实际的所有权。这也证明了任何类型的数据是否作为私人或公共物品, 取决于法律和制度框架。开放数据是一类可被任何人免费使用、再使用、再发布的数据, 在其限制上顶多是要求署名和使用类似的许可协议再发布。开放数据具有可获取性和可访问性、再利用和再发布、普遍参与性的特点, 同时还往往具有碎片化、非代表性和非交易的特点, 缺乏连续稳定的数据结构。开放数据源是由私人或公共机构集体产生的, 且有一般的使用条款。例如, 澳大利亚的私人公司Open Data Initiative就是旨在增加公共部门数据的可获取性, 这些数据涉及健康、教育、人口和交通。公共数据和开放数据的主要区别在于, 公共数据的产权无法清晰界定或难以操作;而开放数据的产权更为清晰且通过许可有着具体的使用条款。

开放政府数据尤为重要。20世纪后期以来,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广泛运用, 对政府的信息垄断形成了巨大的冲击。随着政府信息公开和行政透明的呼声越来越高, 以往借助信息垄断实施社会控制的治理方式日益捉襟见肘。正如张康之教授所言, 政府以及整个社会治理体系不仅需要适应公开、透明的要求而改变自身, 而且需要通过组织、结构、体制等方面的不断调整去重构社会治理方式, 其结果将导向社会治理模式变革的方向。而这一切的发生, 很大程度上始于并取决于数据资源的开放和利用。开放政府数据的意义不仅是满足公民的知情权, 更重要的是通过数据开放, 让数据流动和利用起来, 以此推动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治理由粗放型向精细型转变升级。充分挖掘并释放政府数据的价值, 离不开公众的深度参与和利用。通过鼓励公民、企业、社会组织对环境、旅游、地理、气象、科研、教育等具有经济和社会价值以及涉及民生的数据加以利用, 协助政府提升公共事务的治理水平和公共服务的供给质量, 从政府数据再利用上创造出新的经济和社会价值。同时, 通过公众的参与和利用, 发现用户的需求和对数据质量的反馈, 更好地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改进服务质量。

政府部门作为最大的数据生产者和收集者, 掌握着社会绝大部分的数据。这些数据不仅有利于政府制定政策, 提供公共服务, 而且可以促进公民、企业以及其他组织和团体参与公共事务、开发新产品、提供创新服务。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于2013年发布的报告《开放数据:释放流动信息的创新能力》显示每年大约有3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是由开放数据产生的。如何利用和开放这些数据成为大数据环境下政府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2015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15年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要求各级政府都应该主动全面开放数据, 并以标准、机器可读的形式将产品和服务数据以及消费者的个人数据提供给消费者无限制地重复使用, 提供渠道允许用户申请开放自己需要的数据类型, 同时开放应用程序接口 (API) , 鼓励企业和个人利用开放数据开发APP, 实现开放数据的增值利用。同年9月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 明确2018年构建跨部门的政府数据统一共享交换平台, 中央政府层面实现数据统一共享交换平台的全覆盖。开放数据已然成为大数据时代下重要的数据资产, 如何利用并且真正起到社会创新的催化剂, 目前国内外关于开放数据如何实现创新的研究才刚开始。通常来说, 政府更关注开放数据本身, 而不是去开发公众可用的应用程序。然而, 开放政府数据本身不是目的, 最终目的是通过开放数据为用户、政府和社会创造价值。从价值共创理论来看, 政府为消费者提供数据服务和产品, 而公众作为消费者也参与到数据的生产过程中, 开放数据的价值在政府与公众的互动中被共同创造。开放政府数据一方面为用户提供数据获取的途径, 鼓励用户利用开放数据参与解决公共事务, 以实现社会数据的有效配置和再利用;另一方面, 挖掘和释放政府数据的附加价值, 可以激发公众和企业的创意与智慧, 获得有巨大潜力或影响力的数据产品或服务。

四、社区云服务的发展趋势:基于算法的治理

《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明确要求全面提升城乡社区治理法治化、科学化、精细化水平和组织化程度, 促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并且提出, 到2020年, 基本形成基层党组织领导、基层政府主导的多方参与、共同治理的城乡社区治理体系, 城乡社区治理体制更加完善, 城乡社区治理能力显著提升, 城乡社区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公共安全得到有效保障。再过5到10年, 城乡社区治理体制更加成熟定型, 城乡社区治理能力更为精准全面。要实现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提出的城乡社区治理的宏伟目标, 真正做到社区治理的科学化和精细化以及治理能力的精准全面, 必须加快社区云服务的建设步伐, 在顺应社会和科技发展潮流的基础上深入探索社区云服务的发展趋势。

简而言之, 社区云服务是在社区服务均等化的前提下, 为居民提供集成化、个性化、综合性的信息资源。Ledbeater提出数据挖掘技术、云计算、社交网站、智能系统与更智能、更开放、更智慧的政府2.0交织在一起, 正在重塑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 创造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更有效和更智能的公共系统, 而这些大数据与更具适应性和更有能力的社区相结合。 (4) 如前所述, 社区服务主体与客体之间这一新的基于算法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依赖大数据。Bartlett揭示了与公共服务密切相关的数据, 并展望了一种由算法程序所驱动的更个性化、更智能的公共服务形式。 (5) 同样地, Wind-Cowie和Lekhi编著的《数据利息》则认为大数据应被视作一个变革主体, 它具有再生、复兴和更新公共服务的潜力。 (6) 公众用以接入公共服务的平台应装备最新的分析软件以产生公民日常生活的数据, 这些日常生活数据对于设计更加个性化的社区公共服务至关重要。

开源软件的发展与公共服务的民主化是并行的, 因为后者提供了加强积极参与和联合生产的机会。而前者则为更加民主和参与式的公共服务形式提供了潜力。 (7) 早在2013年, NESTA就提出一套每年的预测, 作为一个正在出现的算法技术的目录, 与社会和政治秩序的新观点相并行。预测描绘了在不久的将来公共部门的场景, 彼时的公共部门由数字公共服务构成, 嵌入在新型计算能力中:算法驱动工具、APPS和设备、能借助大数据集进行分类并自动提供适应个性化解决方案的分析软件。 (8) 正如Mackenzie在一篇有关机器学习和预测分析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样, 程序员构造预测模型, 通过将事件、行为、信仰、渴望等数据转变成未来的概率来预测人们会做什么, 从而确定当前决策。 (9) 在数字治理背景下, 这将涉及利用讲授算法、循环反馈模型和分析软件, 基于大数据源可预测公民行为从而确定合适的公共服务, 那些可用来预测的算法显然是未来治理新技术的一个主要的组成部分。在这些未来的可能性中, 一种新型的智慧公共服务正在社区形成, 数据分析方法被用于追踪和分类由居民产生的数据, 以预测其未来生活并实现个性化服务。这些技术产品是自动化、可预测、可计算的公共服务, 这一场景中的治理意味着响应和塑造人们的行为方式。预期的公共服务所建构的服务使用者与机器学习过程通过提供个人信息和行为数据进行互动。如果公共服务中安装这些技术, 它们将通过自动化、可预测和可预期的手段实现治理。

注释

1 韩兆柱等:《中国城市社区治理云服务发展与运用研究》, 《学习论坛》2014年第5期, 第66页。

2 宋煜等:《“互联网+”与基层治理秩序再造》, 《社会治理》2015年第3期, 第135页。

3 何继新等:《互联网背景下城市社区公共服务精准化供给探讨》, 《广州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6年第8期, 第64页。

4 Leadbeater C.The Civic Long Tail, London:Demos.2011.P27.

5 Bartlett J.The Data Dialogue, London:Demos.2012.P113.

6 Wind-Cowie M, Lekhi.The Data Dividend, London:Demos.2013.P251.

7 Ben Williamson.Knowing Public Services:Cross-Sector Intermediaries and Algorithmic Governance in Public Sector Reform.Public Policy and Administration, 2014 (5) .P76.

8 Miller C.The promise of Social Media.Demos Quarterly, 2014 (2) .P62.

9 Mackenzie A.Programming Subjects in the Regime of Anticipation:Software Studies and Subjectivity.Subjectivity, 2013 (6) .P391.

0
责任编辑:liqu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城市基层自治项目的分级运作机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