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社会治理精细化: 从微观视野转向宏观视野
2017-06-14 00:05:35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赵孟营 【 】 浏览:4466次 评论:0

社会治理精细化:

从微观视野转向宏观视野

赵孟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摘要]社会治理精细化无论是在学术意义上还是在实践意义上都存在以微观视野为主的方法论倾向,微观视野对于社会治理实践的发展和社会治理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但有明显的局限性,既无法在学理上阐明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前提,也无法在实践上彻底解决社会治理的微观难题。只有宏观社会治理精细化才能在学术和实践双重意义上解决社会治理面临的难题。当下要以规范化、科学化、人性化为基本目标整体推进宏观领域的社会治理精细化实践,首先是推进社会治理领导系统的精细化实践,其次是推进宏观社会治理机制的精细化实践,再次是推进社会治理主体关系宏观精细化实践。

[关键词]社会治理;精细化;微观视野;宏观视野

 

中国社会的迅猛发展给社会科学研究带来了全新挑战:实践创新不断冲破既定的学术话语体系并引领着学术话语更新。这种挑战对于学术研究而言当然具有积极意义:它能够激励学术研究不断自我批判和革新。但是这种挑战对于实践进程而言则具有一定危险性:当缺乏学术研究这根理性缰绳的引导时,实践创新可能会变为脱缰狂奔、无法驾驭的野马。工业革命进程中的近现代欧洲社会史乃至工业革命以来的世界社会史已经印证了这种危险性。因此,面临实践创新和突破,社会科学研究者既要以开放的心态尊重实践、回应实践,也要以科学的精神反思实践、引领实践。本文就尝试以这种学术立场引入关于社会治理精细化的讨论。

社会治理精细化,不同于“社会治理”,无论是在行动意义上还是话语意义上,都是中国当下社会治理实践的创新成就。就行动意义上的社会治理精细化而言,它是中国社会从总体支配转向技术治理的改革宏大实践中的当下组成部分之一①,是对社会领域特别是民生领域过往那种粗放式管理的否定性实践探索和超越性实践探索。就话语意义上的社会治理精细化而言,它是对地方基层社会治理实践中那些成功经验的一种概括性表达,也是对中国社会公平实现的实践方式的一种界定。毫无疑问,社会科学研究者应该关注和尊重作为实践创新成果的社会治理精细化。而表达这种关注和尊重的最恰当方式就是将社会治理精细化这一实践创新确立为学术研究对象,深入开展学新步入理性的轨道,避免其陷入形式主义和非理性的实践泥潭。

一、成就与局限:社会治理精细化研究的微观视野

关于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学术研究文献屈指可数,目前检索到最早直接讨论“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文献作者是陆志孟、于立平(关于社区治理精细化的文献则可以追溯到2012 年②),他们详地描述了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内涵:“在社会治理活动中引入精细化理念与原则,利用更低的成本更专业的治理手段,实现更优质、更关注细节和更加人性化的治理效果。即按照精益、精确、细致严格的原则,以标准化、科学化、规范化、人性化的思路,实现社会治理理念、制度、手段和技术的精细化,实现社会治理活动的全方位覆盖、全过程监管、高效能运作”,并提出社会治理精细化的目标就是“精、全、细、严、灵”,而实现这一目标主要依靠六大路径:多元主体协同化、操作规程标准化、资源统筹联动化、信息支撑现代化、队伍建设专业化、绩效管理动态化。③ 此后蒋源发表了两篇讨论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文章,一篇集中讨论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新路径,明确提出:社会精细化治理是社会管理和服务方式“微创新”的过程④;另一篇则讨论了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定位,提出“技术—服务”是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应然导向,主张通过培育社会治理的精细文化、构建“精明行政”体系、构筑多元主体治理格局、建立现代信息技术与基层社会治理的互促机制等方式,实现精细化社会治理的转型提升⑤。杨雅厦最新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所谓社会治理精细化,是指在绩效目标指引下,通过机构部门的科学设置、管理流程重构来推动‘粗放式’社会治理思维和方式的转换,实现社会治理各方管理框架的标准化、执行的细节化以及服务的人性化”,主张要从四个维度提升社会治理精细化水平:做好社会治理风险研判的精准化工作,“以人为本”作为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出发点和立脚点,形成多元共治的社会治理精细化格局,以信息化建设引领社会治理精细化创新。⑥

这些讨论虽然各自角度不同,但是在学理上具有很明显的方法论共性:主要是以微观视野讨论社会治理精细化。共性的第一个表现,就是学科范式的微观性。这些讨论都是从公共管理学视域来阐发关于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概念及其相关问题,虽然也涉及一些宏观领域的分析,但是基本上是移植了企业管理学中的“精细化”管理的理念和原理。而企业作为市场主体之一,是微观经济学的基本研究对象。因此,“精细化”管理移植到社会治理中来,就先天地带着微观视野的特征。共性的第二个表现,就是“技术”导向的讨论偏好。这些讨论在论及精细化治理目标、路径等操作性问题时,无一例外都强调了“技术”的重要性,既包括新的科学技术手段在社会治理中的应用,也包括治理活动的技术理性化的发育(即所谓标准化、规范化等等)。虽然就技术导向本身而言能够包括宏观技术和微观技术两个层面,但是前述文献中的讨论焦点是微观技术层面的,因为这些讨论更关注具体社会治理活动中的技术实现。共性的第三个表现,就是“末端”导向的偏好。这些讨论在论及精细化的机制、功能、意义等相关问题时,都特别关注社会治理中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有的将焦点集中于基层治理精细化具体讨论(可以称之为基层导向),有的将焦点集中于局部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具体讨论(可以称之为局部导向),有的将焦点集中到“个人”需求真实满足的具体讨论上。无论是基层治理精细化还是局部治理精细化(更不用说“以人为本”的精细化),其实质都是关注如何成功实现社会治理活动的末端传导,因此末端导向实质仍然是微观导向的社会治理精细化。

应该看到,这种微观视野的社会治理精细化讨论相对于那些社会治理的抽象的宏大理论叙述而言具有重要的进步意义:它更具有实践亲和力。首先,这些精细化的讨论为人们深刻反思“粗放式”社会管理提供了有力批判武器。尽管人们对“粗放式”社会管理早就深恶痛绝,但长期以来仅仅是对这种管理方式所导致的不良后果加以鞭挞,而对于如何才能永久终结不良后果的反思并不充分,这是因为处于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缺乏足够的知识工具来辅助反思。精细化治理的提出则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有效的知识工具,它建立了一个与“粗放式”管理对立的概念,并在这个概念之下试图寻求彻底避免不良后果的解决方案。这一概念很容易为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所熟悉和掌握,并成为他们否定“粗放式”社会管理模式的知识支撑。其次,这些精细化的讨论为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可操作的指引。在精细化治理的概念提出之前,学术界关于如何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讨论虽然较为丰富,但是这些讨论与实践缺乏关联通道,它们往往是一些原则性的描述,而这些原则性描述往往又是对宏大政治话语的再解释、再表达。人们知道必须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但是对于如何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并不清晰。精细化治理的提出,则为人们提供了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可行路径:社会治理活动的标准化、规范化、人性化、信息化等等。概言之,就推进社会治理实践的进步而言,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提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节点。

 

 查看原文,请点击下列链接:

/ewebeditor/kindeditor/attached/file/20170614/20170614000457_19873.pdf
1333
社会治理;精细化;微观视野;宏观视野 责任编辑:liqu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地方政府在社会抗争事件中的“摆.. 下一篇政府引导社会管理:复杂性条件下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