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智库 数据检索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台湾地区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融合发展研究———以台湾地区新港乡为例
2020-07-11 23:21:20 来源:《宗教学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宋建晓 【 】 浏览:173次 评论:0

提 要:妈祖信俗在乡村治理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推动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有机融合,既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内在要求,也是传承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迫切需要。本文采用实地调研的方法,简要梳理了台湾地区新港乡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的发展概况,并对新港奉天宫参与乡村治理的方式进行了分析,进而阐明台湾地区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的互动关系,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以更好地促进大陆地区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融合发展。

主题词:台湾  新港乡  妈祖信俗  乡村治理

   当前越来越多复杂的社会问题与矛盾的产生,使传统的乡村治理模式面临严峻挑战。基于民间信仰的乡村治理体系作为一种非正式、隐形的治理体系逐渐受到学者的关注。刘江宁、周留征将乡村治理中的民间信仰分为个体层面和社会层面。从个体层面研究,民间信仰有精神支撑和心灵寄托、诉求表达和情感宣泄等作用;而从社会层面研究,民间信仰则具有道德教化、助推经济、行为规范、生态环保、团结民众的功能。他们认为,一方面应从民间信仰中挖掘有价值的成分,充分发挥民间信仰在乡村社会转型中的功能;另一方面,应从中看到基于偶像崇拜基础上的道德信仰,由于缺乏理性的自觉,还保留了迷信的残渣,如巫师信仰、鬼魔信仰等。杜赞奇认为民间信仰是国家渗透到乡村社会的重要方式之一。蔡少卿以关帝、观音和妈祖为例,认为民间信仰能够促进社会秩序更加和谐,也有助于祖国统一和现代化发展。朱武雄将妈祖信仰作为一种宗教语言,认为将妈祖信仰运用到乡村治理中不仅有利于解决民间宗教与城镇化农村治理之间存在的各种复杂矛盾,还可以提高公民意识。徐珊娜运用社会资本的理论分析框架,对民间信仰及其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进行分析。从目前所发表的文献来看,大多学者主要研究民间信仰在乡村治理的作用,较少学者从互动的角度研究妈祖信仰与乡村治理的关系。因此本文以新港奉天宫作为个案进行剖析,总结妈祖信俗在乡村治理具体实践中的表现方式,进一步阐明台湾地区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的互动关系,从中借鉴经验,吸取教训。


一、台湾地区新港乡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发展概况

   妈祖信俗是我国台湾地区最普遍的一种民间信仰。据台湾相关资料显示, “自大陆分香来台后妈祖分灵之多,已超过二千多宫”。由于早期横渡台湾地区拓荒者主要是闽粤移民祖辈,这些拓荒者都有在海神妈祖的护佑下顺利渡过 “黑水沟”的经历。后来,妈祖被作为住处守护神奉祀,逐渐发展成为世代相传的共同习俗和集体记忆。在台湾妈祖信俗发展过程中,妈祖宫庙不断发展壮大,管理日益规范,无论是大小街庄、山海聚落,还是通都大邑,都可看到妈祖庙,并且持续发展,没有中断。妈祖宫庙已成为乡村与村民、乡村与乡村的连接者和中介者,在乡村、社区、街道的环境再造和日常管理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妈祖宫庙组织也成为当地非常重要的民间管理机构,有效配合当地政府参与社区治理,有力促进了乡村治理水平和社会进步。

   (一)台湾地区新港乡妈祖信俗的发展概况

   新港乡妈祖信仰发展主要源自笨港最初供奉妈祖神像,后来,依托于新港奉天宫持续发展。据史料记载,明天启二年,福建船户刘定国在奉请湄洲天后宫的妈祖金身神像横渡黑水沟航经笨港时, “黑水黑如墨,湍激悍怒,势如稍漥”,此时妈祖显圣,从此笨港十寨轮流奉祀妈祖,祈求妈祖护佑台湾百姓的生活。清康熙三十九年,笨港与外九庄在笨港合建了供奉妈祖神像的天妃庙,清雍正八年,始称天妃庙为 “笨港天后宫”。清嘉庆四年,笨港溪洪水横溢泛滥,发生了严重的水灾,淹没了四千多住户,笨港天后宫同时也遭到冲毁。据传神像被冲走后下落不明,亦有一说住持景瑞和尚护持庙中的神像、文物,将它们东移至麻园寮土地公庙的肇庆堂 (后称笨新南港,又改称新港)。嘉庆六年,住持景瑞和尚发起建庙,嘉庆十六年新庙落成,王得禄提督奏请嘉庆帝御赐宫名为 “奉天宫”,自称为古笨港天后宫香火之分支及延续。日本侵略台湾时期,当地发生大地震,宫庙受损,重建工作长达10年,于1917年完成重修。 1966年,思齐阁、怀笨楼完工,并设立奉天宫历史资料馆。

   目前,新港奉天宫为四进三院的建筑格局,依序为三川殿、正殿、后殿及凌霄宝殿。宫庙的整体构造和风格依然保持1917 年重修时由匠师吴海同所设计建筑的模样。新港奉天宫现在供奉有船头妈祖、四街祖妈祖、二妈祖、三妈祖、五妈祖及米铺妈祖等妈祖圣像。神龛前供有一尊妈祖圣像,为软身造型,系1988年3月庙方前往大陆湄洲进香时,恭迎回台的湄洲妈祖。由于奉天宫香火鼎盛,原本的粉面妈祖已成 “黑面妈祖”。神龛两旁千里眼与顺风耳神像,为泥塑神像,二位将军手持元宝,相当特别。后殿主祀观音菩萨,龙边供奉福德正神,虎边供奉注生娘娘。由于奉天宫的妈祖神像曾供奉于肇庆堂土地公庙,在妈祖庙完成建庙时,遂供奉肇庆堂土地公神像于庙内。两厢廊供奉笨港城隍爷、开漳圣王、关圣帝君、文昌帝君、西秦王爷、虎爷及先贤功德禄位。此外,由于新港地区以漳州移民为主,所以庙内也供奉漳州人的守护神开漳圣王。新港奉天宫于每年农历元月十五日举办新港妈祖出巡绕境活动,绕境新港地区的十八庄村落,为信众祈福。在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妈祖圣诞之日,举办祝寿大典,农历八月十五日举办妈祖的 “契子女”回宫团拜祭典活动。
   (二)台湾地区新港乡发展及治理情况

   新港乡位于台湾省嘉义县西北部,全乡皆是平原,农产品有大米、甘薯、玉米、高粱、花生、大豆、甘蔗、水果等。新港乡居民大多是务农,放眼望去村庄四处都是绿田景观,近年有不少居民将田地转为栽培花卉。面积 66.0495 平方公里,人口约 31826人 (2018年7 月),辖23个行政村。新港乡依托奉天宫,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带动乡村旅游发展,成为新港繁荣的商业枢纽。在新港乡村再造过程中,农村环境污染治理、村民文明素养形成等问题非常突出。当时,乡村民众对环境整治要交纳一定的垃圾处理费用,抵触情绪比较严重。新港乡调动民间社团组织积极参与再造活动,尤其新港奉天宫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目前,乡土人文复兴得益于极好的外部培育环境,当地的传统民俗社团如宋江阵、馨园社、凤仪国乐社,以及拥有百年历史的舞凤轩北管戏剧团等,都犹如雨后春笋般的兴起,并与当地丰富多彩的妈祖文化活动相结合,使新港乡成为台湾嘉南地区著名的文艺重镇。街道以新港奉天宫为中心呈丁字型分布,香火鼎盛的奉天宫,不仅大力推动了新港的繁荣,更带动了当地宗教文化及社会活动的发展。新港奉天宫在台湾的众多妈祖宫庙中已然独树一帜,成为台湾地区的知名妈祖宫庙,并且,新港奉天宫的妈祖信仰已经深深地融入到了其所在地乡村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对新港乡镇的社会治理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新港人成功地打造了焕然一新的家园,并为乡镇繁荣发展树立了新典范。


二、台湾地区新港奉天宫的管理模式

   台湾社会在传统向现代的转变过程中,民间宗教组织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重大转变。妈祖宫庙管理模式也与时俱进,在宫庙的组织结构、组织功能、治理属性等方面适应了时代的发展,为社会转型提供了帮助。台湾妈祖宫庙具有很强的绵延存续性,其管理机制日益成熟。在早期阶段,台湾宫庙就摸索了一套自身的管理方法。新港奉天宫在笨港天后宫时代,实施庙祝制度,直至清朝,笨港天后宫被洪水冲毁,迁庙于笨新南港,改名奉天宫后,采用管理人制度,由笨新南港附近十八庄信徒推选人员担任。奉天宫于1952年正式成立管理委员会; 1956年9月12日,嘉义县政府批准奉天宫管理委员会成立,奉天宫组织益臻完备。由古十八庄管内之各村落、新港之各镇头、轿班会以及所在地四村之商铺信徒,依章程规定设置投票所,选出信徒代表,组织信徒代表大会,审议重要宫务,并选出管理委员,管理宫务任期4年,期满依法改选。1975年,依法成立财团法人新港奉天宫董事会,董事会设有董事15人、监事5人,董事会分为总务组、祭典组、接待组、主计组、营缮组,分组办理宫务,弘扬妈祖圣德,服务信徒。

   针对台湾妈祖宫庙的管理问题,新港奉天宫妈祖文献中心主任林伯奇认为, 70 年代以后,随着台湾从传统农村社会转型成为工商业社会,妈祖宫庙的功能从原本单纯的祭祀职能转化为更多元的功能,妈祖宫庙与当地社团的交流 (诸如老人会、政治单位、文化单位)增多,妈祖宫庙参加公共事务的方式也更加多样化。例如有些宫庙发展教育文化事业,有些宫庙兴办医院参与社会慈善救助事业,信徒数量只增不减,影响力越来越广泛,所以宫庙的管理就需要一套方法和规则。根据 《台湾妈祖宫庙通讯名录》显示,台湾地区的妈祖宫庙主要采取财团法人管理委员会管理模式和财团法人的董事会管理模式。采用前者这种方式的比例较高,前者通过设立财团法人管理委员会对828家宫庙进行管理,其中包括了新港奉天宫、彰化南瑶宫、朴子配天宫等;后者设立董事会来管理 238 家妈祖宮庙,其中包括了北港朝天宫、台中大甲镇澜宫以及西螺福兴宫等。

   目前,新港奉天宫设立财团法人管理委员会,采用财团法人的管理模式。财团法人是以一定的目的财产作为成立基础的法人,以谋取公益为目的,它的主要形式是基金。财团法人本身无构成成员,并表现为独立的特别财产。财团法人的管理制度规范,有严格的会计进行内部监督,成为财团法人,严格记账明细,最终送至内政部门,经过财团法人开出证明,董事会才可以报税结税,一切都要通过正规的税务登记,财团法人受民政管理机构管理。无论选举方式是什么,都要选举产生一组管理财务的财团法人,来监督董事会管理制度的运作情况。相比之下,管理委员会只是受县政府管理而已,财团法人受民政管理机构管理,民政局管理只是了解是否正常选举、是否乱花钱、是否负债等,民政管理机构不实施监督。

   不论是委任制,还是财团法人制度,根据相关组织管理章程,相关成员都要通过选举产生。新港奉天宫的董事会通过竞选产生,当地信众满18 岁以上就可以来登记。参选过程涉及开支由董事会负责处理,根据林伯奇介绍,奉天宫的董事会成员需要选出 21 个董监事,然后再竞选出董事长,董事长需要380票左右才可当选。


三、台湾地区新港奉天宫参与新港乡治理的具体方式

   台湾地区非常重视利用民间社团组织力量参与乡村再造,依托非政府组织、民间公益组织、民间信仰组织,调动民众参与乡村营造、社区改造,促进民众的文明习惯养成,提高民众参与乡村自治的主动性和自觉性。奉天宫参与新港乡治理的方式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社会公益方面

   通过信仰的凝聚力调动信众来参与社会公益事业,是新港奉天宫参与社会治理的指导思想。新港奉天宫在宗教文化活动以外,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的发展,多年以来积极捐资兴学,提倡文化教育和艺术,救济贫民,施以医疗,慰问孤儿,支援地方建设经费,协助政府救助台风灾害和水患等,系统地协助现有的福利制度下覆盖不到或者资助有限的弱势群体。新港奉天宫的社会公益行为得到了台湾地区政府机构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

   新港奉天宫所在区域内,如果各级学校的设施和教学活动缺乏经费,奉天宫都会开展爱心捐助活动。例如在新港小学,奉天宫辅助建立教室,并划拨专项经费用于学生的营养午餐。在文昌小学,由于缺乏建设运动场的经费,奉天宫董事会担心会影响学生的身心发展,随即慷慨捐助,使文昌小学运动场工程得以顺利建成。此外,古民小学的宋江阵民俗活动和闻名台湾地区的月眉小学足球队的训练经费也是由奉天宫资助的。新港奉天宫积极支援当地初中、高中文体艺教育投入,例如资助这些学校举办土风舞研习社、珠算研习社、插花研习班、书法研习班、四书研究班、国学研习会、吟诗班等等,推动学校文化艺术的发展。为了提倡阅读风气,培养人文精神,并纪念开台先贤严思齐,奉天宫在 1977年以复兴中华文化和推行社会教育为己任,应所在地各级学校学生和民众的需求,在新港奉天宫二楼的宫舍成立了 “思齐图书馆”,提供书桌椅子,并按时订阅期刊报纸,免费提供给学子和市民阅读。后来,港乡公所也成立了 “新港乡立图书馆”,但因缺乏经费聘用图书管理员,与奉天宫 “思齐图书馆”合并,由 “思齐图书馆”的管理员管理,因此新港奉天宫 “思齐图书馆”进一步扩大了服务范围。奉天宫也会为优秀学生提供资助金,当学生考上大学时,奉天宫会张贴一张红榜单,代表妈祖来表彰中榜的学子,使得学子与宫庙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现在台湾地区信仰妈祖的年轻人很多,因此妈祖宫庙通过组织各类活动来密切与年轻人的沟通联系。

   新港奉天宫设有贫民特约医院,当贫民看病时,持奉天宫颁发的 “贫民就医券”可获得完全免费的救治,设立至今,已救济贫民无数。益生内儿科、名人堂诊所、济生诊所、松田诊所等都加入了奉天宫的贫民医院行列。奉天宫还为医院捐赠救助车、看病药品及医疗器材,并号召健康信众给医院献血。奉天宫还设有一个急难救助机构,这个机构充分体现了妈祖信仰中救急救难的精神,每个月拨15%香油钱给这个机构,由妈祖孤儿院直接拨款。例如某户人家没钱交账,那么急难救助机构就会直接资助他们,需要救助的家庭名单由村长统计汇总,宫庙负责拨款,整个过程效率很高。新港奉天宫还经常举行慈善活动,邀请爱心人士组团前往各地孤儿院慰问孤儿,捐赠慰问金。

   新港公园是奉天宫在1980年决定捐资一千万元新台币建设的,这一举动至今都让新港居民无限感念。由于奉天宫是闻名全台湾的妈祖宫庙,每年各种盛大活动期间,都有大批信众和香客前来朝拜,街边的旅店无法完全容纳每次规模巨大的朝拜者,造成许多信众和香客朝拜期间休息不便。因此,奉天宫修建了可容纳三千人住宿的妈祖观光大楼,为信众解决食宿问题。奉天宫平时还大力提倡体育活动,赞助政府举办新港全乡运动大会,在社会各界的反响异常热烈。此外,奉天宫还辅助和捐赠消防队安置防火和防盗设备,协助政府救助台风灾害和水患。

   在信众认捐方面,奉天宫会公布当年度所需的物资。例如公布预计今年需要捐 3 台捐血车,信众们便开始认捐。比如一个单位认捐1000台币,加入 5 个人,单位即写上 5 个认捐者的名字。新港奉天宫附近的 23 个村落和 18 个小学的饮水机,都由其捐助,奉天宫总共捐助了 100 台饮水机。奉天宫采用认捐的方式,既可以使信众觉得会得到妈祖的保佑,又可以造福百姓。新港奉天宫的捐款项目都是专款专用,用款途径公开透明,这样信众们可以了解捐款用在何处,正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信众愿意参与进来。通过这样的良性循环,信众们对妈祖的信仰程度也越来越高,信众们也越来越愿意在个人经济状况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积极从事公益事业,新港奉天宫通过完善乡镇的福利制度来帮助更多的人,彰显和弘扬妈祖的大爱精神。

   (二)生态环保方面

   为了保护环境,提倡节能环保的生活方式,新港奉天宫主要采取两种方式来引导信众养成环保意识。一是以米代金,减少金纸使用。用一小袋大米做成像金子一样的产品来取代原来信众朝拜时用的金纸,既可以做到节约环保,还可以给信众提供健康有营养的优质大米,可谓一举两得。二是减炉封炉,引导信众不烧香或少烧香。其一是将原来的7座香炉21炷香变为现在的只烧掉一炷香,之后就双手合十拜拜,实现无烟拜拜。其二是减短香炷的长度,控制香炷的材料消耗,同时也减少金纸的量,只需要提供给信众一张妈祖图画即可。新港奉天宫在引导信众养成环保朝拜、文明祭祀等方面的做法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一方面得益于自身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得益于现代公民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目前新港奉天宫使用的环保金炉,在焚烧纸钱时香灰不会乱飘,到空中只剩下水蒸汽,由于烧金纸需要水降温,其产生的热能还可以发电,可谓一举两得,兼顾了环保与节能。

   (三)纠纷调解方面

   新港奉天宫运用妈祖信仰的影响力调解社会矛盾和纠纷。在新港奉天宫的传统信仰圈内,有41个村落、 65间庙。村庄的人口增多后分成了两个村庄,因为选举的派系问题可能造成两个村的村民之间的长期不和。这种矛盾会在妈祖过境的时候解决,双方因为共同的妈祖信仰,从而握手言和,化解了矛盾,冰释前嫌。举办庙会时是热闹的,然而有时也会有相反的情况,比如两个村子因为杀猪分配不均问题而打架斗殴,这时候奉天宫妈祖庙管理委员会就会想办法平息争端。如庙里会派几位神明的代言人来协调。代言人由所有参与聚会的人们来认定选出,像这种活动在台湾社会之所以依然存在,是因为人们心中有一个超乎寻常的观念,认为面对大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只有通过妈祖信仰来和解。在面对更深层次的难题时,会由董事长 (“最高领导人”)来执杯仪式,这是一种大家共同认可的模式,也是奉天宫所在地的信仰族群深信不疑的游戏规则。

   (四)精神文化方面

   民间信仰文化体现在当地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新港奉天宫十分重视文化活动策划与文化联谊事宜,形成独特的庙宇文化,并且积极参与国际文化交流。新港奉天宫每年都会举办“小学生作文比赛” “高中学生作文比赛”等各类学生征文比赛,举办 “开台妈祖杯网球赛”“篮球斗牛赛”等各种球类比赛和文艺展览活动。奉天宫还经营新港戏院,不定期为信众和社区人士提供电影、新剧、歌仔戏、布袋戏等节目,为大众提供中华传统文艺节目。此外,近年来奉天宫还赞助 “新港文教基金会”举办一系列文教活动。

   在新港地区,妈祖信仰文化根深蒂固地发展,主要是父母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小孩从小跟着父母朝拜妈祖许愿,如果他们的祈愿实现了,他们就会对妈祖更加信服和推崇。不仅家里长辈会常去宫庙朝拜,学校也会带学生来宫庙参观,从而带动学生对于妈祖信仰的推崇。在台湾,民众信仰呈现两极化趋势,即祖辈和孙辈更加推崇妈祖信仰,但父母辈却并不热衷。例如参与徒步环台活动为妈祖进香的主要是年轻一代,一方面是年轻人身强体壮,另一方面和信仰也有很大关系。祖辈推崇妈祖是传统的信仰,他们的信仰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单纯意愿,例如祈求家庭平安顺利、身体健康。台湾的年轻一代的妈祖信徒聚集的原因比较特殊,主要是由于台湾目前出现了少子化的现象,很多年轻人都没有兄弟姐妹,因此他们借妈祖的力量把这些人聚集起来,形成妈祖信仰的团体。现在很多青年参加了奉天宫的妈祖青年会等组织,最初他们只是单纯的信仰妈祖,可是在加深了解之后,尤其是在参与奉天宫组织的活动中得到更深的启发,如他们在参与奉天宫规划新活动的方案过程中,会提出组织徒步环台、勇渡日月潭、登玉山等想法。这些年轻人不仅参与构思活动,并且帮庙宇去配合实施,同时庙宇也间接地影响参加活动的人。奉天宫还会通过鼓励这些年轻人做一些尝试性实验,使他们对妈祖信仰文化有更深刻的感悟,宫庙也可以积累一些对未来活动的规划经验。


四、台湾地区妈祖信俗与乡村治理的互动分析

   台湾地区的妈祖信仰与乡村治理是相互作用、相互融合的关系,在两者互动的过程中不仅起到了更好地传承和发扬妈祖文化的作用,而且也通过妈祖信仰推动了台湾乡村治理的进一步发展。

   (一)妈祖信俗在台湾乡村治理中的作用

   台湾地区的妈祖信仰已成为村庄、社区人际关系调节的重要手段,成为各民间社团组织互动的桥梁,特别在乡村巩固社会关系,协调社会力量参与乡村生产、生活、生态保护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台湾的妈祖信仰组织不仅仅成为信众自发性的信仰组织,也成为民间社团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了台湾的乡村营造和社区再造进程,对乡村环境整顿、乡风文明培育、乡村族群认同等方面起到了涵化和固化作用。台湾地区的妈祖信仰作为一种有效的乡村治理手段,主要通过高度组织化、规模化、结构化、制度化的管理方法,持续推动妈祖宫庙组织发展壮大、组织成员管理素养水平提升、组织机构健全完善。

   治理主体多元化是治理理论的首要内容,乡村治理的主体不仅包括了正式的权力机构———政府,还包括能够得到村民认可的村庄内部权威组织机构,除此之外乡村治理更多地倾向于关注政府以外的乡村权威机构。而在台湾地区的乡村治理实践中,民间信仰组织就起到了显著的作用。台湾地区的信仰种类繁多,主要得益于民间信仰组织的长期发展。由于台湾地区的民间信仰并没有受到工业化、城镇化等因素的过多干扰,没有出现停滞、断裂,所以一直处于上升发展的状态中。因此,台湾地区的民间信仰组织化、规模化、结构化特征非常明显。在早期移民社会,台湾地区的民间信仰组织就形成了以村落或社区为单位,“信仰圈”“祭祀圈”与村落、社区、村落共同体等高度重叠,这就造就了民间信仰组织与村庄组织、村落社群密切互动,相互作用。而且这种互动密切的民间信仰结构也一直持续到今天。不仅官方型的妈祖宫庙在不断发展,还出现了民间型的妈祖宫庙、都市型妈祖宫庙、社区型妈祖宫庙、乡村型妈祖宫庙等不同形式的妈祖宫庙,这些妈祖宫庙都有一定的管理制度,日常运作也比较规范。这些妈祖宫庙组织与其他民间社团、组织频繁互动的同时,妈祖信仰与乡村治理也密切互动、相互作用、有机融合。

   台湾地区的妈祖宫庙组织与普遍性的农会组织、村里组织、社区发展协会及其它民间社团组织等互动密切,协同开展各种活动。在台湾,小一点的庙宇则会建立联谊会,比如中华妈祖联谊会、妈祖见面会等与妈祖文化有关的联谊会,也有与其他神明相关的联谊会。联谊会原来是当地的信仰组织,现在变成了一种相互交流的方式,这种异地化的连接,将原来的当地文化变成台湾民俗文化的另一种形式,互相学习、相互借鉴积极有益的成分,这也是台湾庙会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新气象。台湾地区的妈祖宫庙组织与乡村民间组织互动的渠道主要是通过组织成员个人感情联络、邀请协助开展活动和共同实施具体活动等。例如,妈祖宫庙组织与其他民间团体组织开展环境保护、文明习惯养成、古迹保护活动等。在台湾充分发挥各种民间组织、社团参与村民自治过程的作用,妈祖宫庙组织与其他组织更能有效展开互动。这体现在台湾的乡村再造、社区营造等重要活动中。台湾妈祖信仰组织的活跃,使我们认识到农村治理的过程中要重视民间信仰组织的作用,他们是政府与广大信众之间的桥梁,通过规范民间信仰组织的管理机制,完善相关制度,推动民间信仰组织的规范化发展,从而更好地发挥民间信仰组织在乡村治理体系中的桥梁作用。

   乡村治理理论的权力配置多元化承认了在公共事务的治理过程中乡村社会的私权力发挥着国家权力不可取代的作用。只要得到公众的认可,不仅政府能行使乡村社会的公共权力,各种农村民间组织甚至是村民个人也可以有效行使乡村治理的公共权力。由于台湾乡村的妈祖宫庙地域性突出,通常以村庄组织、社区组织串联,台湾地区的妈祖宫庙组织董事成员往往是当地乡老、乡贤,大多属于乡村 “意见领袖”型具有一定话语权的人士,在地方富有公信力、威望感,深得当地民众的拥戴。而且这些董事成员往往具有政府工作、公司经营、管理等经验,他们使妈祖宫庙与村庄的其他组织互动更加频繁,协同互助更加常态。乡村治理现代化离不开人才。城镇化浪潮中,乡村精英人才的外流成为制约乡村振兴的瓶颈之一。民间信仰组织负责人被称为 “民间权威”和 “非正式权威”,他们不仅在处理生活琐事中能够发挥积极作用,在新农村建设中也可起到不容小觑的作用。

   (二)台湾乡村治理推动妈祖信俗的发展

   传统的家户制是自大陆移民开发台湾时就已扎根在台湾的,直至 1945 年,台湾乡村社会依然保持家户制的传统。国民党统治台湾时实施了基层自治制度,从政治上保障了乡村社会的自治地位,同时延续了家户制传统。在现代治理体制下,台湾的乡村自治制度为家户传统和固有自治网络提供了制度保障,使台湾农民能借助民间传统文化和权力网络参与乡村治理;并且在地方自治下的乡村分权体制也更有利于农民形成参与治理的共同体,通过参与共同体争取更多的资源和利益。因此与大陆的治理体制相比较,台湾乡村治理体制的基本特点是在实现乡村自治的同时民间传统文化和权力网络能得到较好的保留。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使得妈祖信仰更好地保留和传承下去。

   台湾的社区营造 “希望藉由文化艺术的角度切入,凝聚小区意识,改善小区生活环境,建立小区文化特色,由点而线至面,循序完成打造新故乡,形塑新文化的理想”,其中强调了社区文化建设、社区共同体和居民认同感的重建。在这种环境中,妈祖信仰作为传统文化中的一部分,其所包含的 “立德、行善、大爱”能够得到传承和发扬,并且也更容易被年轻一代接受。

   综上所述,台湾地区的妈祖宫庙利用妈祖信仰参与乡村治理的成功实践,为福建省妈祖文化资源利用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同时,台湾地区的妈祖宫庙操作和运用妈祖信仰资源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台湾宫庙之间为了增强自身宫庙的名气和地位,往往引发恶意竞争,争夺信众资源,还经常通过操作和控制某些仪式,固化自身的 “信仰圈”,以此显示自身宫庙的权威。此外,由于台湾妈祖宫庙的规模化、结构化过于庞大,如果管理人员利用不当,宫庙容易成为某种霸权载体,成为社会推动治理过程中的权力垄断者,甚至成为社会治理过程中的某种阻碍力量。海峡西岸的福建省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乡村治理建设过程中要注意借鉴经验吸取教训,通过发展妈祖文化,不仅有利于社会主义新农村文化建设,而且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起到传承作用,同时也能丰富百姓精神生活,进一步促进乡村文化产业发展。因此必须挖掘和利用农村本土优秀传统文化,宣传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把妈祖信仰文化的 “立德、行善、大爱”精神与乡村治理有机融合,努力提升乡村精神文明建设水平,提高民众文明素养。



















17
责任编辑:liqu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社会变迁中的台湾农村社区营造 下一篇中国城镇化发展与城乡治理向度—..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